远交近攻!日本扩军修宪,集中火力针对中国

远交近攻!日本扩军修宪,集中火力针对中国
岸田内阁成立以来已与多国首脑视频会谈,都将中国作为主题之一,越来越显示出明显的远交近攻特点。同时,日本政府还在不断的增加军费预算,将编设7700亿日元追加费用,2021年度防卫费用总额将超过6万亿日元,达到历史最高数值。日本正回应甚至利用美国的期待,试图从以往支援保障角色转变为作战协从角色。
咪乐|直播|苹果二维码下载 ”王华宁说,这也是诸多专家相信下一个黑子极小期也会出现“小冰期”的依据。

  东北亚的局势持续紧张。日本政府近年对中、韩两国态度强硬,在对华方向上积极跟随美国构筑战略包围圈,对韩则实施高科技制裁,是导致这种紧张的主要原因。

  中日之间,主要是因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借口中国巡航大肆鼓噪“中国威胁论”,并配合美国在人权、涉海等问题上大做文章,还在外交战略上积极构建旨在包围中国的所谓战略同盟,试图协助美国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域内外力量加入反华“大合唱”,阻止中国崛起。

  日本强硬对外政策的背景是美国日益露骨的对华遏制政策。日本自民党右派极力推动其代理人安倍晋三选边站队,他们敌视中国,认为跟随美国遏制中国符合日本国家安全利益。

     对于不愿选边站的韩国,日本自民党右派借助美国的反华政策,怂恿日本政府对韩国进行打压,旨在迫使韩国放弃打历史牌的“反日”政策。但实际上,日本右派的立场在对韩政策上与美国相左。日韩关系的恶化影响了美国试图在东北亚拼凑美日韩三国反华机制的企图,反华包围圈在朝鲜半岛出现缺口,这不符合美国的战略设想。

  日本的政治自战后以来一直存在两条路线,一条是鸽派吉田茂的“轻军事、重经济、日美协调”路线,一条是鹰派鸠山一郎、岸信介的“修改宪法、重新武装,摆脱战后体制”路线。近年来,安倍代表党内鹰派(也就是右派)推行修改宪法、摆脱战后体制路线,使日本政治越来越右倾化。

     近日,前外相、自民党干事长茂木敏充接受时事通讯社采访时声称,修改宪法“时机已到”,将朝达成启动修宪程序并实施国民投票这个目标努力。他还表明将自民党内机构“推进修宪本部”改组为“实现修宪本部”,声称“在自民党(10月发表的)‘政纲’中已使用了‘实现’这个词,(与推进相比)更具责任感。”此外,自民党还新设了“修宪国民运动委员会”,凸显该党对修宪的态度。

  日本宪法第九条明确规定,“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自民党提出4项修宪主张,其中包括修改日本宪法第九条与增设“紧急事态条项”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月底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支持修宪的保守党派日本维新会议席数骤增至41席,日本众议院中修宪派席数超启动修宪程序标准,该党代表松井一郎声称“应在明年参议院选举之前敲定宪法修正案(启动修宪程序)实施国民投票。”

  自民党短时间内在修宪方面动作频频,但日本网友并不买账。有网友评论称:“既然自民党将修宪推为党纲,那就应说清以什么样的理由修改哪项宪法,让日本民众了解”,“非官方民调结果显示,‘越是赞成修宪的人,越不了解自民党的修宪方案’。根据自民党的修宪方案,首相可以凭一己之见用任何理由发动紧急事态条项,在不经过国会审议的情况下增加惩罚条款或延长议员任期。甚至能够实现像希特勒政权那样的独裁政治。”

日越欲联手遏制中国在东盟影响力

     越南总理范明政、防长潘文江等政要访问日本,面对岸田文雄政权成立以来首位国家首脑级宾客,日本借机拉拢越南对抗中国。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与到访的越南总理范明政举行会谈,双方就深化双边关系、推进落实“自由开放的印太”等议题达成一致。值得注意的是,两人大谈涉华议题,再次确认将就东海和南海等地区问题开展合作。

  共同社称,日越两国政府24日在首脑会谈后发表联合声明称,两国领导人对南海局势表示严重关切,确认了航行自由与和平解决争端的重要性,并强调要求相关国家勿采取军事化与改变现状之类的单方面行动很重要。

     此外,日本时事通讯社称,岸田与范明政同意深化两国安保合作,明确日本今后将向越南出口舰艇等防卫装备。对于中国正在申请加入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双方一致同意要保持该协定的高标准加入门槛。

  就在日越首脑举行会谈的前一天,两国防长也进行了会谈,话题同样围绕中国。据日本富士新闻网(FNN)24日报道,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与到访的越南防长潘文江举行会谈时声称,“日本和越南两国的安全保障环境愈发严峻动荡,在东海与南海地区,企图倚仗力量单方面改变现状的情况愈发严峻”,呼吁越南进一步强化与日本的合作。

  对于此次日越首脑会谈,日本媒体予以高度关注。《产经新闻》分析称,对日本来说,东盟是推动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构想的关键,而作为东盟成员国的越南,与日本是共同拥有广泛战略利益的伙伴。越南正面临着“中国在南海建立军事基地和南海主权争端的压力”,所以越南与日本有着“共同的问题意识”。

     《日本经济新闻》称,2012年年底安倍晋三再次就任首相后,选择的第一个会谈对象就是越南。前首相菅义伟就任后,也将越南作为海外首访国。岸田此次也是沿袭两位前任,旨在向国内外展示日本重视越南的姿态。越南是东盟对华战略的重要参与国。2022年,与中国关系紧密的柬埔寨将成为东盟轮值主席国,这有可能导致中国对东盟的影响力增强。因此,日本强化与越南的关系,也是为了与越南联手遏制中国在东盟的影响力。

日本牵头与美澳德加在南海演习

     美国第七舰队司令部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从11月21日到11月30日,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日本和美国的海上部队在菲律宾海举行了代号为“ANNUALEX”的多边联合演习。

  参加此次演练的包括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加拿大皇家海军、德国国防军海军、日本海上自卫队和美国海军的兵力,演习内容包括海上通行、反潜作战、空中作战、海上补给、跨甲板飞行和海上封锁。

  美国第七舰队司令部表示, ANNUALEX演习是由日本海上自卫队主导的年度海上演练活动,来自世界多地的海军部队被邀请参加这一活动,以“加强持久的关系,同时提高各层级的海军实力”。

  “美国海军很荣幸再次受邀参加(演习),”美国海军第1航母打击群指挥官丹·马丁少将说。“ANNUALEX演习提供了一个战略协调、协作和进一步机枪我们伙伴关系和联盟网络的机会,是我们能够保持灵活性、适应性和持久的联合力量,能够在需要的地方和时间快速投送力量。”

  美国第七舰队司令部表示,此次演习将在日本南部外海和菲律宾海举行,美国海军的参演兵力包括“卡尔·文森”号航母、“尚普兰湖”号导弹巡洋舰、“斯托尔达克”号驱逐舰以及“拉帕汉诺克”号补给舰。

  美国第七舰队司令部还强调说,美国海军的“卡尔·文森”号航母上搭载有CVW-2舰载机联队(下辖9支中队),其中包括一支F-35C战斗机中队,还配备有最新部署上舰的CVM-22B“鱼鹰”运输机。自“卡尔·文森”号航母9月初抵达美国第七舰队辖区以来,该航母打击群已经参加了包括“马拉巴尔-2021”演习在内的多场海上联演。

  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大校在此前曾表示,个别国家口口声声支持“自由开放”,实则拉帮结伙对外施压,这是执迷于冷战思维、热衷于集团对抗的集中体现,与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的时代潮流完全背道而驰。当前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最关心的议题是抗击疫情和发展经济,希望有关国家多为抗疫合作做些实事,少给地区安全制造麻烦。

日本构筑“卫星星座”,与美合作监控中俄

     日本《读卖新闻》报道,多名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为了监控、追踪中国与俄罗斯正在研发的“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日本计划构筑卫星监视网络,并于2025年前后发射三颗卫星进行实验。

  据报道,在发射三颗卫星后日本将测试卫星通信和处理情报的能力,根据实验结果,将发射更多颗卫星。由小型卫星构筑的监视网络被称为“卫星星座”,小型卫星单体重约100千克至500千克不等,搭载有摄像头、探测器等装备,具备收集地表情报能力,被发射后将在约400千米高的低空轨道上围绕地球转动。

  至于作用,日本希望利用卫星监视网络监控“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HGV)”。地面上的雷达很难发现并追踪以超5倍音速的飞行速度近乎平行于大气层飞行的HGV,但如果建立了“卫星星座”,则可以从太空捕捉到HGV的动向。

     报道声称,鉴于中国和俄罗斯正在推进HGV的研发,日本计划在将来利用“卫星星座”对HGV实施监控与追踪。另一方面,卫星监视网络还将用于监视海上可疑船只、收集自然灾害信息等方面。此外,构筑能够涵盖全球的卫星监视网络将需要巨额资金,日本考虑在构筑方面与美国合作。

  近期,西方国家一口咬定中国成功完成了所谓的“高超音速导弹试验”,媒体硬生生把中国高超音速飞行器试验写成了“科幻小说”,美国还“不甘示弱”也进行了多次高超音速导弹试验并屡次失败。

     针对西方国家的说辞,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多次回应,此次试验是一次例行的航天器试验,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这对于降低航天器使用成本具有重要意义,可为人类和平利用太空提供便捷廉价的往返方式。世界上有多家公司都开展了类似实验,航天器返回前分离的是航天器配套装置,将在陨落大气层的过程中烧毁解体,落于公海海域。中国将和世界各国一道为和平利用空间造福人类共同努力。

日本政府的防卫预算“第二钱包”

src=http _x0.ifengimg.com_res_2021_E2F9DA59CF33C6F3CD99DD8567836C926B02DF23_size208_w1080_h633.jpeg&refer=http _x0.ifeng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对2021年度补充预算案的防卫相关费用进行调整,将编设7700亿日元(1日元约合0.057元人民币)追加费用。预计2021年度防卫费用总额将超过6万亿日元,达到历史最高数值。

  补充预算原本是用于应对灾害或经济不景气时增减预算编制的一种修正性预算,一般不涉及防卫领域。自前首相安倍第2次内阁起,补充预算开始扩展至防卫领域,将未纳入年度经常性预算或不太方便,甚至等不及纳入次年经常性预算的部分,以年中补充预算的方式得以实现。这种操作让补充预算渐渐成为防卫预算的“第二钱包”。近年来,日本每年进行防卫领域的补充预算。往年最高为2019年度的4287亿日元,今年编设7700亿日元的补充预算,可谓巨幅增长。

  据共同社报道,此次补充预算额度中,将提前列入2022年度预算要求中的导弹、水雷、鱼雷、反潜巡逻机、运输机等武器装备的采购费,以及驻日美军相关经费。其中,包含2022年度经常性预算案中的导弹等弹药的采购预算2500亿日元。

  日本此番增加防卫补充预算的说辞是:在周边安全环境不断恶化的背景下,加紧增强西南诸岛的防御和导弹应对能力。此外,回应对美强化防卫相关承诺也是原因之一。

     近年来,美国迫切要求日本承担更多军事同盟责任,而日本也将该要求视为推动解禁军力发展束缚的契机。今年4月,时任首相菅义伟曾向美国总统拜登表态称“决心要加强自身防卫力量”。受此影响,自民党内要求增加防卫费用的呼声日益高涨。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3491917106_1000&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到任后,计划近期启动访美行程,届时势必围绕如何承担更多同盟责任、加强防卫力量的具体举措等向美方进行所谓“诚意展示”。因此,出现了2022年度预算项目提前至此次补充预算中的情况。

     据悉,日本防卫省计划将2021年度补充预算和2022年度预算作为一个整体,定位为所谓的“加快强化防卫力量一揽子计划”。日本政府计划在12月6日召开的临时国会上推动该补充预算获得审议通过。从披露的采购内容看,此次补充预算主要聚焦两点。一方面,以采购中程导弹为抓手,强化所谓先发制人的“对敌基地攻击能力”。

  另一方面,日本以离岛夺还、通道扼控军事部署为抓手,强化所谓“岛链”防守能力。近年来,美国不断要求日本发挥更多作用,其中之一便是强化出海通道扼守部署。此前,日本已在西南方向增设监视部队、岸舰导弹部队和快速响应部队。此次补充预算加大采购水雷、鱼雷、反潜巡逻机、运输机等,其目的就是提升自卫队在该地区的侦察与慑控能力。

     美国战略界近年屡屡建议和鼓励日本强化西南方向海上“积极拒止”能力,当好所谓第一岛链的“门卫”。日本对此积极回应,不断堆积力量和武器。

  此次补充预算,表面看是日本既想实现战略目的,又想“低调”操作的一贯手法。实际上,日本正回应甚至利用美国的期待,试图从以往支援保障角色转变为作战协从角色。


     来源:环球网、凤凰网、海外网、观察者网、中国国防报等综合

百度